“令狐冲”败走丽江前后

丽江 2018-11-09 16:58:17

  10月31日中午,曾在《笑傲江湖》中饰演过令狐冲的李亚鹏,通过微博发布了一段悼念金庸的文字,提及“十几年前 我去您家中探望,席间谈到网络言论,您在一个火柴盒上写了‘不遭人忌是庸才’ 笑而不语的递给我 ”,又说“我辈平平,能与您交集,受您之恩,无以为报;唯愿侠之永立天地 唯愿乘鹤西去一安好”。

  2011年,“不称职”的演员李亚鹏在纠结与找寻的撕扯中,最终选择彻底逃离,在最耀眼的时刻为自己13年的演艺生涯画上句点。“对艺术的投入和献身我是没有的 ,我没办法骗自己。”

  准确来讲,他更愿意以“创业者”自居。在接受杨澜、任鲁豫等知名人的采访时,他总是不厌其烦地自称“创业者”。从“创业者”到“创业者”, 几经沉浮,创业老兵李亚鹏已然在创业上摸爬滚打了20年。

  至今,仍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的新角色,反倒是最近的“老赖”形象速度惊人。

  2001年3月26日,当央视首播李亚鹏版《笑傲江湖》时,你很难想象,17年后有人会把这样饰演过大侠令狐冲的英俊小生与“老赖”联系在一起。

  一则关于李亚鹏欠4000万成“老赖”,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消息,近日在网络上疯传。

  有自找出了李亚鹏日前接受电视节目采访时,有关捐献个人财富的言论,“我会把70%的个人财富捐献给社会,其余的30%会留给女儿李嫣。”两则信息联系在一起,产生了强烈的反差。人们开始质疑“老赖”李亚鹏的,怀疑他根本没有钱,甚至还欠了4000万“还不起”。

  市界查询发现,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被执行人信息”中的确有李亚鹏,且个人信息完全吻合,立案时间为2018年4月9日,执行法院为朝阳区。

  不过,李亚鹏并没有出现在“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和“被消费”名单中。也就是说李亚鹏在法院判决后没有履行相关判决结果,法院目前正在追讨案款过程中,因而将其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但并非网传的“老赖”。

  显示,此案系丽江雪山投资有限公司原始股东李亚鹏、李亚炜兄弟和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之间的商业合同纠纷案。

  天眼查显示,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8年11月,注册资本为2.615亿元;代表人为李亚鹏的哥哥李亚炜,李亚鹏为董事长,同时是第二大股东,认缴出资额7279.35万元,持股比例为27.84%;而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0%,认缴出资额2615万元。

  李亚鹏经纪人对表示,这是一个商业合同纠纷案件,目前该案件仍在高级的司法程序中,“失信人”一说子虚乌有,不属实。

  此次涉案的“雪山文苑”项目,正是李亚鹏曾倾力打造的雪山艺术小镇项目。而4000万欠款的背后,是一段李亚鹏不愿提及的创业往事。

  对于云南丽江,李亚鹏有着非同寻常的热爱。他曾直言,“丽江或许是我一生可以落脚的地方。”而他进入地产界的第一个落脚点也选择在了云南丽江的束河古镇。

  公开资料显示,雪山艺术小镇项目是在2009年获得该项目地块,总占地面积408亩,总建筑面积接近20万平方米,土地成本1.6亿元,计划总投资达到了35亿元。

  接受采访时,李亚鹏曾表示,希望把雪山艺术小镇打造成“一个乌托邦的艺术小镇”,塑造一种“的,艺术的生活”。为了给自己精心打造的“文艺乌托邦”营造声势,李亚鹏出资并亲自策划了“COART艺术节”。 在李亚鹏看来,“COART艺术节”充满色彩,是“戏剧加音乐加舞蹈加美术展览加诗歌加一个向往和艺术的你”。

  2012年10月5日,李亚鹏发微博邀请粉丝随他一起去雪山艺术小镇感受和艺术,“这里提供的艺术空气。憋了么?闷了么?烦了么?傻了么?呆了么?失恋了么?热恋了么?艺术了么?生活了么?”

  李亚鹏充分运用了自己的演艺圈人脉资源,赵薇、杨坤、邓超等圈内好友纷纷为他站台。雪山艺术小镇的简介充分利用了明星效应,赵薇的致青春客栈、李亚鹏和杨坤的中国好机友俱乐部联盟、乔小刀消失的光年的树屋咖啡以及马格鲜酿啤酒馆等明星店,纷纷入驻。

  不过,大打情怀牌的李亚鹏未免想得有些太简单了,他以为大家都愿意为情怀买单。

  2014年8月,雪山艺术小镇项目开盘。公开资料显示,主打高端线的雪山艺术小镇均价约为15000元每平米,而当时丽江平均房价大约为5000元-8000元每平米。其中的商业院落动辄售价300万元-800万元,一般人显然难以负担。如此昂贵的雪山艺术小镇,其销售情况自然不甚理想,有报道称其一期项目整体出售率仅三成左右。

  初次试水地产行业的李亚鹏“浑身是力,却不知往何处使”,只能眼睁睁看着房子滞销,资金问题渐渐显露。在这个项目刚刚公开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质疑李亚鹏的钱从何而来。一度有人猜测,王菲在其中砸了不少钱。不过,二人的财务声明最终粉碎了这一。

  事明,李亚鹏确实“没什么钱”。至少,李亚鹏无法以一己之力负担整个项目。项目主要承办方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成立时,由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出资2.58亿元,李亚鹏个人仅出资233万元,中书控股出资26万元。

  项目“吃钱”速度惊人,本就不充裕的资金很快捉襟见肘。2013年5月,由投资方之一中融信托牵头发起信托融资,融资规模2亿元,期限两年,年息超过10%,主要用于对该项目进行增资。后续,信托计划又分别融资2亿元和1亿元,总融资规模高达5亿元。

  销售情况不佳,回款率过低显然不在李亚鹏预想的计划之内。随着资金问题渐渐凸显,中融信托意识到了风险,于2015年5月退出该项目。为缓解资金压力,李亚鹏增资约3600万元,并引进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和兴业国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两个投资者,二者分别出资6000万元和9150万元获得部分股权。

  此时,总融资规模5亿元的信托计划也恰好到期。无力承担的李亚鹏只好寻找“接盘侠”。

  收购协议显示,双方对整个项目的估值为3.8亿元。累计投入近10亿元,并付诸大量心血的“文艺乌托邦”最终估值仅为3.8亿元。

  项目转手也意味着李亚鹏的“文艺乌托邦”梦想彻底破灭。“兵败”丽江以后,李亚鹏“元气大伤”。天眼查显示,目前李亚鹏持有的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价值1300万元的股权被市朝阳区冻结。而李亚鹏目前所欠4000万元也是这个失败项目的余震。

  尽管在演艺圈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李亚鹏一直笃信“做演员不是我的人生方向”。他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机遇,“对艺术的投入和献身我是没有的 ,我没办法骗自己。”

  对于天秤座而言,人生总是在不断的平衡中,纠结自然少不了。他的大学毕业论文题目是《与情感》,正是他纠结个性的真实写照。“事实上,一进入这个行业我就开始思考如何逃离了。“

  在中戏读书期间,李亚鹏就开始做不同的尝试。“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鲜有人知道,这段经典的小霸王学习机广告语就是出自他的创意。读书期间,李亚鹏还尝试写过剧本。

  1998年,在凭借《将爱情进行到底》中的杨铮一角走红之时,李亚鹏开始涉足商业领域。李亚鹏在拍戏时跟学IT的一帮朋友一拍即合,找投资人拿了50万美金便开始了第一次创业。他和朋友一起做了一家名叫喜宴的婚庆网站,“我也算最早一批试水互联网企业的人,那时候就线上线下结合了。“李亚鹏的婚庆生意最初做得不错,”当年就有收入,1999年接到最贵的一场婚礼价值100多万元“。

  不到半年,婚庆公司估便达到450万美元,不过一帮自鸣得意的年轻人了投资。他们显然低估了互联网企业的烧钱速度,又恰好赶上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没有人敢向互联网企业投钱。网站做了9个月之后,最终因为拿不到融资,花光了钱,关门大吉。

  2000年,拍完《笑傲江湖》后,29岁的李亚鹏迎来演艺生涯的巅峰期。此时,正当红的李亚鹏突然跟经纪人说自己不想做演员了,希望重新找寻人生的方向。在经纪人和身边朋友的反复劝说之下,李亚鹏做出了让步,“每年用3个月时间拍一部戏,其它时间用来寻找人生方向”。同年,热爱文字的李亚鹏创办了《婚礼》,经营了大约两年时间。

  李亚鹏没有食言。2000年至2010年的十年时间里,处于演艺生涯黄金期的李亚鹏以每年一部戏的速度只拍了整整10部戏。对文字创作与编导颇感兴趣的李亚鹏在拍戏的同时,开始尝试筹建自己的影视公司。

  2001年6月,李亚鹏成立美丽春天文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万元,李亚鹏持股95%。当时,绝大部分艺人都与大型影视公司签约,李亚鹏是最早设立影视公司的艺人之一。后来泛滥的艺人工作室几乎都是在2007年以后才陆续成立。

  美丽春天文化有限公司成立当年,李亚鹏便以制作人的身份投拍了电视剧《海滩》,“当时,我把所有的积蓄都投进去了”。李亚鹏回忆,800多万的制作费是同时期电视剧制作费的两倍以上,“到目前为止,当时的剧作应该还是唯一一个全组外出一律坐飞机,住五星级酒店,饮料水果全部免费的剧组。”很多年以后,还有朋友表示,“太想念咱们那个剧组了”。李亚鹏也很快意识到自己“过于理想主义,不够现实”,从此再也没有做过制作人。

  他陆续开过7-8家公司,为此还被王菲戏称为“八爪鱼”。不过,李亚鹏打造的传媒帝国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少实际收益。

  迄今为止,除了亲自出演的电影《将爱情进行到底》实现盈利之外,其他作品市场反应均十分冷淡。不少人都猜测李亚鹏一直在“赔钱赚吆喝”。在《鲁豫有约》节目中,李亚鹏回应称,“我后来还陆续做过喜剧以及文化实景公司,虽然没赚到什么钱,但也没有赔钱,基本处于持平的状态。”

  “这个事情我要做一辈子么?”当时的李亚鹏十分纠结。他说赚钱和不赚钱对人生的意义不太大。“赚钱的最大意义就是意味着我有资格继续去寻找我想去做的事了“。

  “我大概是个的人,想有更多人生。”40岁以前,李亚鹏一直在寻找方向。

  从1998年到2010年,李亚鹏始终处于一种迷茫无措的状态,不断尝试,不断找寻方向,“这些年的摸索主要就是帮助我积累经验,掌握商业常识,形成基本商业逻辑。”

  2010年以前,困扰李亚鹏的始终是同一个问题。“生意是的,演戏是感性的,我到底该选择哪一个?但我隐隐有种预感,也许这一辈子都选不定。”

  2010年,李亚鹏终于确信自己真正找到了人生方向。如今看来,书院中国代表的“文化商业”梦想或许就是他所说的人生方向。甚至于连他付出多年心血的嫣然基金也比不上,“嫣然基金不是我由心而发去做的一件事 ,是女儿触发了这样一件事情。”

  确信找到人生方向以后,2011年,40岁的李亚鹏终于不再纠结,正式息影。2011年1月,李亚鹏成立中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注册资本3000万元。中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也是丽江雪山艺术小镇的投资方之一。同年5月,他进入长江商学院攻读EMBA课程。至此,李亚鹏完全放下演员的包袱,做一个100%的商人。

  公益性质的书院中国事实上只是李亚鹏“文化商业”梦想的一个缩影。他找到了方向,但具体要做些什么,一开始也没想清楚。

  李亚鹏的“文化商业”梦想实在太过庞大,庞大到超出他的掌控。此前,他虽已“浸淫”商场多年,但大都是“小本生意”。自以为找到人生方向后,李亚鹏迅速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蓝图,第一步就是一笔计划投资30多亿的大买卖。这一次,他又犯了“理想主义”的病,不接地气或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李亚鹏曾向表示,“直到2015-2016年公司都是没有收入的。我的钱都花完了,当时真的借了很多钱。“

  2018年5月,任鲁豫探访了李亚鹏的中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李亚鹏向她详细介绍了公司的文创部门,比如和故宫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合作,成效还不错。

  李亚鹏称,中书控股下属“书院“和”COART“两大文化品牌,分别负责传统文化产业与当代文化艺术的商业综合体运营。中书底下10多家公司,想齐头并进非常难。当生态圈形成合力,就是中书产生价值的时候。李亚鹏已经意识到,文化输出才是他与公司的优势所在。

  “他有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年轻时给我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结婚后显得成熟,意气风发少了。” 任鲁豫曾这样评价李亚鹏,“ 他对商业有兴趣 ,有天生的度和能力在。他是可以驾驭的 ,他对未来有一个完整清晰的概念。”

  而李亚鹏自己则说,“我在商业领域不是个天才但也不是很差 ,大概八十分。”

  在复盘自己20年的创业经历时,李亚鹏对任鲁豫说,“按照围棋的说法,我做生意的布局大概接近中盘了。” “布局快结束了。”他补充道。

  20年时间过去,创业老兵李亚鹏的布局终于快结束了,商业版图似乎也正在正轨。2010年,他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没想到迎接他的仍是一轮又一轮的排雷试错。